[新婚娇妻被色魔淫辱][完]

?????? 一对新婚小夫妇,刚结婚没两个月,在一家大型企业工作的丈夫就被派到非洲出差,为期一年半,说实话,小夫妻真是难舍难分,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两人只能在机场洒泪而别,已是少妇的陈小姐目送着丈夫的飞机缓缓起飞,飞往那陌生而又遥远的国度。

  丈夫走后就只剩新婚少妇陈小姐一人在家,平时只能偶尔通过越洋电话和视频派遣一下寂寞,一解相思之苦。

  丈夫的一个朋友张某倒是隔三岔五来帮个忙,做些粗重的活,没事的时候就坐一会儿,跟陈小姐聊会儿天,有时还讲点荤笑话解解闷。

  这天,他又来了,陈小姐见是熟人,也就没有再换正式的衣服,直接开了门。

  今天陈小姐小穿着一件米色的丝绸吊带连衣裙,胸部两个凸起物高耸,一看就是真空没带胸罩,女性婀娜娇美的身材曲线若隐若现,由内向外散发着一种成熟女性的魅力。

  张某面对眼前的佳人,心里不禁怦然一动,不由得张口赞叹,「大美女真是太漂亮了!」陈小姐听到赞美,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自古道,英雄难过美人关,真是不假,动人的年轻女性,对男性来讲几乎就跟一块磁石类似,此时张某的眼神几乎都陷到陈小姐身上了,真是越看越好看,虽然在他潜意识中依然还知道对朋友妻子是不应该产生任何淫念的,但是看到她如此动人的模样,不动心的人大概没有吧!

  说实话,他真恨不得马上就把眼前这个性感的少妇搂在怀中,爱抚她的每一寸肌肤,揉搓她的奶子,再用自己的大家伙插入她娇嫩的下体,和她一起共赴那令人销魂的人间仙境,那得多爽啊!

  但是,朋友妻不可戏,不能对不起朋友,他咽了口唾沫,还是把冲动硬压回去了。

  正好卫生间的灯坏了,陈小姐又够不着,正好请他帮忙。

  这事并不难办,他三下五除二就换好了。

  灯亮了,在狭窄的卫生间里,两人的距离非常近,他仿佛都能听到她温柔的呼吸,从眼角的余光中还能看到她丰挺的胸部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鼻子里还能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体香味儿,看着如花的美人,难以压抑的欲望腾的再次升起,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突然出手,一把抓住正要往外走的陈小姐,拦腰搂住,她大惊失色,她反抗,她挣扎,但都无济于事,他就象一头发了情的公牛,几下就把她的衣裳扒光了,然后疯狂的抚摸她的身子,还强迫她接吻。

  陈小姐央求他不要错上加错,做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

  听到她的软语央求,他也曾一度放松了双手,毕竟理智告诉自己,怀里的女人可是自己朋友的新婚妻子,这可是丧尽天良的兽行。

  可是这天人般的少妇,那白如冰雪的玉体,现在正毫不设防地横陈在他眼前,当他低头注视这位梦寐以求的美艳尤物,看到她那饱满且不停起伏的双峰时,顿时便感到一阵气紧,简直让人窒息,随之而来的是急促的呼吸,此刻生理上的冲动战胜了理智,他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干定她了。

  他喘着粗气对陈小姐说,「对不起,我实在太喜欢你了,你就给我一次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下不违例,反正你老公也不知道,行吗?」陈小姐害怕的看着这个男人,刚才还好端端的,现在却好象变了一个人,情绪激动,满脸通红,额头青筋爆跳,陈小姐担心生硬拒绝会他做出更加疯狂,更让人担心的事来,只好在不刺激他的前提下尽力想办法和他周旋。

  想到这里,陈小姐说「我是有老公的人,不能和你做那事,不能对不起我老公,希望你能尊重,不然咱们就法院见吧!」陈小姐接着说,「看你现在这么饥渴,我倒有个办法,一样可以让你发泄出来,但你千万不能说出去,不然我就没法做人了。」他马上点头答应了,他心中暗喜着,知道不能粗暴对付这个新婚少妇,要一步一步慢慢来,让她兴奋起来,达到自愿的程度,这样才够刺激,于是便问她什么办法。

  陈小姐说,「等一下,我去换身衣服!」然后一扭身,进了卧室。

  几分钟后,陈小姐穿着一条黑色连裤袜出来了,看起来更性感了。

  陈小姐对他说,「你在我屁股后面隔着丝袜摩擦吧,以前我来月经时我就是这样给老公解决的!」。

  他一见陈小姐此装束就已销魂不已了,他立刻将全身衣服脱光,还炫耀般将他勃起的阴茎挺立在不足少妇十厘米的地方。

  他是练体育的出身,成天就是训练身体,所以身体个部分都非常的发达强壮,而陈小姐的丈夫是靠脑力劳动吃饭的,可以说大脑非常发达,但不太喜欢锻炼身体,所以身体素质就很一般,所以陈小姐一看到他那东西就惊呆了。

  他的鸡巴看上去要比丈夫的粗很多,也长一大截,象根铁棒一样,看上去就那么威武,充满了雄性的阳刚之气,她的芳心不禁一阵乱跳,在潜意识中她被这种不曾有过的刺激感所征服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阳具,看得少妇的脸红红的,心中甚至隐隐有些害怕。

  随后他就搂着陈小姐的腰,开始在她屁股后面隔着丝袜磨擦,隔着薄薄的丝袜,抱着她软玉般的胴体,让他觉得真是非常舒服,他享受般的摩擦了一会儿,说,「这样蹭真不过瘾,还是把丝袜脱了吧。」她嗔道,「你想得美,别打我的歪点子!」又过了一会儿,看着他那抓狂的样子,陈小姐犹豫了一下,狠了狠心,最后说「要不这样,我脱了丝袜,我在前面站着,你站我身后,你插进我双腿之间,我用腿夹紧它,你就在我腿沟里摩擦,你就能泄出来了,我跟我老公也这么做过,不过你可不能动歪心啊?」他见女人又让了一大步,肯脱光了,心中不由得暗自窃喜。

  于是陈小姐脱掉了丝袜,此时的她已经是第二次全裸的站在他面前了,这女人身材真是好,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雪白的身子让人看起来让人心潮澎湃。

  他站在她屁股后插入她腿沟,她用双腿紧紧夹住他的大阴茎,再一次摩擦起来,虽然实际并未插入,但是看上去两个人就象正在性交一样,果然这感觉爽多了,不过他很有耐力,足足插了一刻钟,他还是没有射的迹象。

  他从后面紧紧的抱着陈小姐的胴体,身体啪啪的碰撞着,虽然没有性交,但淫荡的气氛在两人身体之间逐渐升腾起来,他手也没闲着,轻轻揉弄少妇丰满的奶子,只觉肌肤腻滑如酥,奶子在他肆意的揉捏中也鼓胀高耸起来了,他还趁机向下一路抚摸过去,他轻抚陈小姐诱人的三角地带,还用手指慢慢搓捏她的阴蒂。

  她不知不觉地开始享受着他的爱抚,任他摩弄,全然不拒,不多时,陈小姐便被他摸的遍体酥麻,身子软软了,他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开始下一步挑逗她。

  他的阴茎时不时的斜向上挑着插入她的腿沟,滑门而过,试探她的反应。

  陈小姐哪能不知他的意图,随即娇声斥责,「你,不许这样啊,你犯规了。」他明知故问的凑近陈小姐耳边说,「你说说我怎么犯规了?」两人肉体肌肤之亲了这么久,陈小姐说话也随意轻浮起来,她说,「你刚才差点……,差点就……」他笑着逗她,「差点就就什么?怎么这么吞吞吐吐的?」陈小姐红着脸说,「你刚才差点就插进去了,不许你这样了。」他答应道,「是,那我小心一些。」他安份了不到几十秒,擦边球的动作又开始继续了,陈小姐此时也被他持续的挑逗的调动了春心,甚至开始沉浸在这种滑门而过引起的刺激之中,对他的小动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了,他见陈小姐默许了自己的侵犯,不禁暗自高兴,心道,管你多矜持的女性,你这会装聋作哑不出声,我只要这么挑逗你一会儿,你就再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早晚得按我的意思,让我操个够。

  他打定主意后,下面继续不紧不慢的用他的大阴茎磨擦少妇的肉缝,时不时还用龟头浅浅地刺入肉缝刮掠一番,引得少妇时而地轻声埋怨,悄悄地,他又从后面亲吻上少妇的耳垂和雪白的玉颈,不时用嘴向她的耳朵里轻轻的吹气,把她弄得心痒痒的,不知不觉地就把头靠在了他宽宽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娇喘着,「啊……快停下来……你别这样了……」在女人发出这种声音的时候,只要是男人,怎么肯停下来呢!

  正当她沉迷在这之中时,他吻上了她柔软的红唇,少妇立刻感受到男人的霸道,温柔的少妇回过头被动的享受着他的热吻,每一次他粗糙坚硬的胡茬刮过她的脖颈,每一次他霸道地扫荡她耳朵后面最敏感的区域,甚至每一次他贴近她的脸颊时的阵阵刺鼻的汗臭,都夹杂着她从未在老公身上感受过的浓烈的男性气息,这种情人般的耳鬓厮磨,竟让她也会产生一波波酥痒难禁的快感,她感觉自己此时就象走在河边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恍如梦境,丈夫远在万里之外,新婚的她好渴望能丈夫能好好的充实一下自己空虚的下体,渐渐的整个人都软软的靠在了他的身上了。

  这时他贴着陈小姐耳边说,「你低头看一下你腿上」陈小姐低头一看,自己赤裸的下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漉漉了,淫水的印迹发着光,从雪白的大腿内侧一直向下淌到脚踝上,他还把手伸到下边摸了一把,说「你的身体好敏感啊,里面都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陈小姐羞红了脸,着嗔怪道「讨厌,拿开你的脏手,你坏死了,这样戏弄人家,你到底好了没有?真烦人!」经验丰富的他知道她已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了,憋了这么久,是时候动真格的了,他扶住她的柳腰,把粗大的阴茎再一次抵住了她的蜂巢,此刻敏感的少妇也察觉出来,粗大的龟头紧紧抵住自己下体之后还在慢慢向前整体推进,再也不是那种蜻蜓点水的擦边球了,少妇心中知道他要干什么,「赶快让他停止,不能失身给他,不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少妇在心里喊着,但现实中,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期待却在一瞬间俘获了她的芳心,让她觉得张开嘴很困难,严厉的话语到嘴边却变成了语无伦次的「啊……你……别……别……这样。」声音细若蚊蝇,简直就是迷乱中的呻吟,这种微弱的反抗不仅不能阻止男人,反而会让男人更加性欲勃发。

  房间里非常宁静,时间也好像已经凝固了,似乎谁都舍不得打破这春心荡漾的气氛。

  少妇咬紧双唇,想控制住自己身体,但此时的她已经意乱情迷,业已失控的胴体无助的期待着暴风雨的来临。他感觉到她的承受底线已经被突破,心理将要崩溃,女人就是这样,在男人的攻击之下,只能是一步一步地退让,他要的就是这个,而此刻她迷离的双眼正在望着自己,还微微的摇头示意他不要,不等她开口阻止,她的小嘴就被他的唇堵住了,又是一次令人眩晕的热吻,少妇仿佛已被这热情的拥吻融化了,当身体下面的粗大阴茎再次挺进时,那里的主人似乎已不再设防了。

  炮台已经搭好,油亮的人间大炮也准备就绪了,他双手把住她的臀部,由不得她反抗,然后腰部用力猛地向上一挺,「扑哧」一声粗大的阴茎瞬时就消失在了少妇的体内,她立刻就被这粗大的家伙塞得满满的,两性已经紧密的结合了到了一起,这巨大的刺激差点让她晕了过去,少妇随之而来的「嗯」的一声令人酥麻的娇啼,也将性爱的欢愉诠释得淋漓尽致,强烈的电流从两人的下体瞬间传到全身,两人默默地用身体互相交流着彼此的感觉。

  随着他充满雄性激情的冲击,阵阵的快感从她的下体涌出,粘滑的液体也不断从交合的缝隙渗出来,少妇全方位的感受着男人的威武雄壮和巨大的充实感,他也全方位的感受着少妇的温柔多情,很快沉浸在肉欲深渊的两个人就已经已经水乳交融,忘情忘我了。

  这样干了十分钟以后,她就已经体力不支,撑不住站立的姿势了,见此他拦腰一把抱起脱力的少妇,一手托住少妇的后背,一手揽住少妇的臀部抱起软玉温香的身子走进了闺房,少妇丰满的奶子在他的眼前骄傲的凸起,随着走路一颤一颤的简直晃晕了他的眼。

  一幕淫靡的激情大战又在闺房内上演了,温软如玉的少妇被流氓压倒在床上,虽想尽办法避免性交,不想却被流氓调动了春心,最后半推半就的献出了冰清玉洁的身子和他发生关系,少妇两腿被迫向左右分开到最大程度,最大限度的配合着他的奸淫,方便他探索自己胴体深处的奥秘,随着他粗大肉棒深深的插入,下体传来的满足感几乎让她晕过去,男人肉体的压迫让两性都感受到了两性的耻骨与盆骨之间的摩擦的快乐。

  占有别人的新婚妻子令他兴奋异常,因为不是自己的老婆,更加不必约束自己,干起来更加起劲更加肆无忌惮,粗壮坚挺的生殖器深深插入她最娇嫩的私处,无情地摧残与蹂躏,两人四腿交叉紧密的交缠在一起,那场面真是淫乱不堪入目。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走着,而此刻床上的男女却似乎感觉不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少妇也是久旱逢甘霖,像是忘记了正在开垦自己身体的不是老公,忘记了自己是在被坏人奸污,而张某则贪图陈小姐的美色,一条大肉棍子在少妇的体内神出鬼没,上下翻飞,在她的胴体内疯狂发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在疯狂的交合后两人达到了极限,共同迎来了那情欲的颠峰,在那欲望的山峦之巅,两性的身体都在期待着那人间奇迹的出现。

  这时少妇的一双玉手正紧紧搂住流氓的脖颈,下体也将流氓的粗大阳具完全吞没,腹部用力朝上弓起,以迎接般的姿势接受马上到来的深入注射,两人的激情交合和抵死缠绵,终于在两人身体交合处引发了如电光火石般的连串化学反应,在那最令人销魂的一刹那,滚烫的精液有如地下熔岩爆发一般,从男人生殖器内喷射而出,直接射进了少妇的阴道深处,一江春水向洞流,连绵不绝,无情地冲刷浇灌着朋友娇妻纯洁的子宫,给她的身体永久的打上了另一个男人的烙印。

  男性强劲刺激的射精和抽搐仿佛在一霎那就将少妇推上了快乐的浪尖巅峰,少妇的高潮足足持续好几分钟,他虽然已经射精完毕了,但他的生殖工具还在已经充满精液的泥泞的阴道中噗哧噗哧的抽动,一来给女体持续的刺激,让少妇充分享受那美妙销魂的高潮,二来也是再重温一下那种水乳交融的美妙滋味。

  终于,云收雨歇了,清醒之后,两人也恢复了理智。

  他有点害怕了,怕她告自己强奸,也怕将来她老公知道后报复他。

  她后悔了,真不该鬼迷心窍的背叛老公,她给了他响亮的一记耳光,然后让他滚出去,随后她跑到洗手间一边哭一边清理自己的下体,身体可以洗净,但是女人纯洁的贞操却已不复存在了。

  正当她啜泣时,他也悄悄尾随而来,看她清理,看着她丰满圆润,白嫩的屁股,意犹未尽的欲望又一次升腾起来,害怕被抛到了脑后,他冲进了洗手间。

  少妇这次愤怒了,她骂着,捶打他,扬言一定要将他告上法庭,但是她哪里是这头发情公牛的对手,他没怎么费劲就制服了她,把她按在洗手台前,又一次粗暴的奸污了她。

  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在接连的激情过后,色狼终于走了,只剩下被糟蹋的一片狼藉的少妇,仅这3小时的恩爱消魂少妇就承受了色狼数次的雨露滋润。

  他提心吊胆的过了两周,发现陈小姐并没有真去告自己强奸,心中窃喜之际竟然贼心又起,他壮着胆子来登门赔罪。

  陈小姐一开始紧闭房门不开,他见状就在外面痛哭流涕的说自己是畜生,一定要陈小姐原谅,陈小姐生怕他这么一说四邻都知道这件丑事,慌忙开了门把他放了进来。

  虽然上次这个男人占有了她的肉体,但此刻温柔端庄的陈小姐不知为何,也许是被他的真诚所感动,也许是女人对发生过亲密的肉体关系的男人有种特别的情绪,反正陈小姐最后还是原谅了眼前这个禽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企图息事宁人,让他见好就收。

  而他见陈小姐软弱可欺,便无耻的要求陈小姐最后再发生一次关系,以后再不骚扰。

  陈小姐羞愤难当欲报警,没想到他却变了脸,还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说「你如果报警我就把上次的事告诉你丈夫,然后再四处宣扬,你自己掂量掂量吧」说罢起身就走。

  这句话正中陈小姐的要害,她就怕这丑事坏了自己的名声,也怕他告诉自己心爱的丈夫,都说女人很难拒绝操过她的男人的性要求,这话真是不假。

  陈小姐慌了,就在他欲开门离开时,陈小姐急忙喊了声,「你等等!」他知道这一招有效了,转回来问她是不是顺从,她闭上眼睛一动不动,无奈的说,「你可要说话算话。」这个无耻的流氓又得逞了,他淫笑着把她抱到床上扒光了衣服,再一次奸污了她。

  这次的强奸不比上次,这回陈小姐是在受人以柄之下被要人挟着奸污,强暴者可比上次随心所欲得多了,象男主人一样,大喇喇的把佳人压倒在大红色的婚床之上,陈小姐这朵美丽的花又一次被迫绽放了,少妇娇嫩湿润的花蕊被无耻的流氓尽情的采撷,蹂躏,真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而她在非洲出差的老公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娇妻正全裸在家里舒适的婚床上被自己所谓的朋友抱着身子狂操,最后还被人在体内造人般爆浆灌精!

  偏偏这流氓身体强壮又有花样,什么六九式,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倒抽式,上下式,正常位,从后面干,抱着干等等几十种样式样样精通,少妇忍辱含羞的被他压在床上恣意风流,任他在自己身上把各种样式一一用尽,生猛的他竟然一直干到了半夜,直至他发泄完兽欲,再也挺不起来才告结束,这次真是把她折腾的几乎虚脱。

  就算陈小姐再也不愿和他做爱,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他操得自己很舒服,在他狂风暴雨的抽插下,自己整个人就好比是浪尖上的小船,既是痛苦又是刺激。

  自己的阴道还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肉棒,那家伙简直把自己的肉洞给撑满了,每一下插入是那么的有力,把阴核给撞得一阵阵的酥麻,每一次拔出,那龟头更是带着阴道里的膜肉往外拽,还有那抽插的速度,就像工地上打洞的钻头一样,让人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在这又猛、又强、又厉害的肉棒面前,她又怎能全身而退?只能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一切,美貌,温柔,胴体,全部献给他,予取予夺,陪着他一起进入忘我的高潮,一次又一次享受那快乐销魂的美妙时刻。

  此后他竟然抓住了她这个弱点,每周都来纠缠强迫她发生关系,而每一次他都得逞了,不仅如此,他还在晚上把她约到公园去,趁着夜幕对她糟蹋蹂躏,陈小姐因有把柄在他手上,只好任凭他胡来,一次又一次的忍辱含羞与他周旋,任他肆意奸污淫辱自己的胴体,与他展开一场又一场的性爱大战,到后来她几乎已经认命了。

  事后每每回想被他疯狂羞辱的时刻,陈小姐总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蔓延,虽然每次都把她弄的死去活来,但每次干完后,她脑子里就全是自己身体被他肆虐时的场景,过几天就又期待着下一次他粗鲁的进攻,陈小姐暗想,「难道我真的有点喜欢这个糟蹋自己的流氓了?」不说别的,就他那条粗棍就够让女人欢喜了,再者他操的狠,操的奔放,竟让她逆来顺受的逐渐喜欢上了这种被粗野男人征服蹂躏的感觉,也喜欢上了这个流氓给自己带来的无尽羞耻与快感,那一次次酣畅淋漓的性爱让她痛快,尤其是他紧紧抵住自己胯部猛烈的射精,把自己送上高潮时的那种至高无上的快感,着实让她着迷,每次见到他,少妇的芳心就在止不住的砰砰乱跳,那种被侵犯感,让她感觉很期待,甚至一想起他粗鲁地玩弄自己都有那种火热的潮热感,她尽量克制不敢多想,生怕自己会被这种羞耻的潮热感完全吞噬。

  自古以来就是美人多被淫徒所媾,这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完】

15008字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