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真实][待续]

  一、缘起

  这篇文字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所有的故事都在我的脑海里,我的记性不太好,难免会有记错的地方,或者偷工减料,或者添油加醋,所以并不一定都是真的,于是只好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如果你看了之后完全相信了然后又回过头来说我骗人,那么我很乐意对你说一句:你活该!

  你问我是谁?哦,我确实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姓苏,苏锦,很女人的名字吧?没错,我是个女人。你问我的胸大不大?这跟你有关系吗?我75B会告诉你么?其实我觉得卖内衣的十个有九个是骗子,她们一直忽悠我买这个尺码的,

  可是我总觉得自己应该穿更小一号的才对。

  我不是个漂亮女人,长相很普通的那种,值得自豪的只有自己的皮肤,很白很细腻,不好的地方就是随便撞在什么地方不出五分钟肯定是瘀青一块,好在恢复得也快,过了夜基本也就看不出来了。

  还有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就是我那硕大的臀部,鬼知道它怎么能长得那么大,远远超出了我身材其他部位的比例,幸好形状还能令我满意,否则真是死的心思都会有。

  我出生在一个所谓的知识分子家庭,老爸老妈整天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上学的时候别说男生,就是女生来家里玩也会被爸妈查个祖宗三代,搞得我直到上大学之前都没有男生追,幸运的是我比较有出息,考上了一所外地的重点大学,要不没准大学那四年都只能顾影自怜了。

  实话实说,当老爸老妈把我送到学校办好手续后和我道别的时候,我实在没有办法像别的女孩一样放声大哭,因为当时心里实在是太高兴,就差乐得合不拢嘴了,这件事直到现在被老妈提起来还说我是个狠心的丫头。

  言归正传,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故事应该从我上大二那一年开始讲起。

  二、初恋

  大二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叫王彬,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我们认识的方式也很意外,那时我报了一门选修课,有一天下课的时候王彬冲过来对我说:“ 你好,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按说这家伙长得也不帅,又没有什么值得我注意的地方,可我当时偏偏就点了点头,然后他就陪着我走回了宿舍。

  路上我和王彬互通了姓名和院系,他对我说已经注意了我很久,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跟我说话,现在这门选修课马上就要结课了,再不说的话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就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我当时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喜欢他的勇气。

  然后在我认识王彬的三天后,我在图书馆里又看到了他。

  那天我去图书馆自习,回想起来,我大学四年上自习的时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天,可那天居然就去了,但在百无聊赖地坐了十五分钟之后,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出去走走,就在我下楼的时候,在楼梯的转角处遇到了王彬。

  看到我的时候王彬笑得很开心,我记得自己当时鬼使神差地问他:“ 要不要出去走走?” 然后还主动给他买了一杯可乐。

  他当然很愿意,我们在校园里的路上一边走一边聊着天,王彬说他刚去了我的宿舍,别人告诉他我出去上自习,他就找到图书馆这里来了。

  王彬的运气真不错,因为我们学校没有固定的班级教室,上自习的人基本上是哪里人少就去哪,他这种找人方式其实跟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分别,可他偏偏就遇到了我,就在他刚刚走进图书馆还不足两分钟的时候,就算是现在想起来,我也只能说那是天意使然。

  这一天他送我回宿舍的时候对我说他喜欢我,我当时心里很高兴,但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答应或者不答应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干脆点儿说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

  回到宿舍放下书包拿起毛巾和洗面奶到水房洗脸,在这整个过程里我的脑子始终都是一片空白,王彬的表白来得太突然,突然到令我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等我洗完脸提着裤子魂不守舍从水房走出来的时候,一个男生在楼道里跑了过去——女生宿舍本来是不该有男生进来的——吓得我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然后裤子就掉到了大腿的位置,好在我的内裤穿得很整齐,而且那个男生并没有回头看。

  捡起毛巾回到房间,大姐问我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我就把这两次遇到王彬的事情跟姐妹们讲了,她们一致要求我带王彬回来给她们看看,然后她们再帮我参谋参谋,不过在我看来她们就是一群大嘴巴的八卦女人。

  后来我就成了王彬的女朋友,一切顺理成章,我没有直接说我同意接受他,但我很清楚地记得我主动挽了他的手臂,然后他抱紧了我的腰。

  我已经忘了我们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时候,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上了大三。

  大三的上学期王彬认识了一个在学校任教的老乡,那个人住着学校分配的宿舍,但是本人并不在那个宿舍里住,于是就把宿舍的钥匙给了王彬,此后王彬开始不定时住在那里,我也偶尔会去那里找他,有一次我在王彬上厕所的时候无意在他枕头底下发现了一本黄书,内容露骨得让我脸红心跳了好几天。

  其实我对性这种事并不陌生,虽然我没有经验,但是各种信息都会从网上或者聊天的过程中闲扯出来,女生私下聊天的时候远比男生要开放得多,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尤其是我们宿舍的那一群,夏天的时候从来都是只穿着三角裤裸着上身走来走去,偶尔还会互相比一比谁的胸更大,哪个的屁股更圆更翘。

  学生时代的恋情单纯而且直接,所以放假时的思念格外的强烈,但是在老爸老妈面前我又不敢表现出来,于是就这样一直压抑着感情直到大三下学期开学终于爆发了出来。

  开学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在散步之后回到了王彬老乡的宿舍,关上门亲吻的时候我能明显感到内裤里有些湿湿的东西,这当然也不是第一次,我不记得我们拥抱了多久,反正到了我打算回宿舍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错过了女生宿舍关门的时间。

  既然已经回不去,我只好住到这里,我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王彬很温柔地给我盖好了被子,我让他回去他自己的宿舍,他先是答应了,但最后还是没有走。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会拒绝别人,王彬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吓得几乎不敢动弹,

  好在已经关了灯,我嘱咐王彬不要碰我,他也同意了,不过在安静了几分钟之后他还是抱紧了我的身体。

  虽然我们都穿着衣服,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下身某个部位硬邦邦地顶着我。

  王彬解开我衣服扣子的时候,我的心差不多都要跳了出来,身体像过电一样哆嗦着,王彬也是一样,在他第一次摸到我的乳房的时候,他的手颤抖得好像一个垂危的病人。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是不是也像我当初那样,上身完全赤裸之后我就完全放弃了任何反抗的念头,任由着王彬脱下了我的裤子和内裤,只有在他想要开灯看看我下体的时候我才拦住了他。

  我光着身子躺在黑暗里,听见王彬脱衣服的声音,然后一个火热的男人身体就趴在了我身上,我依旧不敢动,好像生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王彬拉着我的手向他的下体摸去,接触到毛发的时候我如同被火焰烫到了一样连忙收回手来。

  王彬分开我双腿的时候我犹豫了,虽然我早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但没想到会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中到来,他的手摸在我的下体,我感到一丝恐惧,此外也有一点儿小小的兴奋。

  接着男人的阴茎就触到了我最隐秘的部位,那个东西来回顶了顶,我听见王彬气喘吁吁地说:“ 怎么进不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我伸手摸着他的脸,发现他满头都是汗水。

  我把腿又分开大了一点儿,感觉到腿上的筋被抻得有些疼,然后在尽量不去碰触阴茎的情况下分开了自己的阴唇,这一次王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位置,阴茎一下子刺了进来。

  我之前也曾看到过一些文章,无疑例外地是说第一次如何如何舒畅,所谓的疼不过只是一下子等等,但我被插入的时候唯一想做的就是骂娘,那种被撕裂的疼痛绝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我能找到的最贴切的比拟就是把刚结了痂的伤口一撕而开,火辣辣的痛感瞬间遍布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记得王彬那一晚很慌张,他抽动了几下,听我反复喊疼就停了下来,然后我们就拥抱着睡在了一起,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下身一条清晰的血线。

  白天走路也很难受,因为大腿根的筋像运动过度之后的手臂那样酸疼,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王彬又做了几次,都是浅尝辄止,除了真实的疼痛外我在头几次始终在流血——谁说只有第一次才出血,全是他妈的屁话!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终于明白了做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感受到性给我带来的快感,但看到王彬满足的样子自己就会觉得很幸福。

  现在想来当初真是有够白痴,我们居然都不懂得避孕,但我竟然也没有怀孕,

  这到底是因为运气好还是我或者他没有那个能力我就不得而知了,无论如何,在这件事上我似乎是相当幸运的一个人。

  三、自渎

  女人和男人的关系很奇怪,这次牵了手下次若是不牵就会感到生分,这次上了床下次就一定也要上床,否则便会凭空生出来莫名的猜忌,当然我和王彬没有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刚刚体会到性爱的刺激,所以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会在那间教工宿舍里偷偷地做爱。

  记不清我是在多久之后才开始感受到那种事的乐趣,反正开始的几个月是心理上的快乐远大于生理上的快感,等到我喜欢上被插入的那种感觉的时候,暑假已经如约而至。

  漫长的暑假,思念照旧缠绕着我,但跟以往不同,这一次我还体会到了另一种空虚,那也是我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体对男人的需要。

  王彬会在白天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些不疼不痒的话,他其实算是个知识比较渊博的人,可就是不会说什么情话,其实我对这方面的要求也不多,生活毕竟跟爱情电影不一样,我不能要求他像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每天把“ 我爱你” 这种话挂在嘴上。

  有一天我在电话里跟王彬说我想跟他做爱,他似乎有些意外,这种话我还是第一次直接说出口,这家伙想了半天才回答我:“ 要不你自己解决一下?” 王彬这种试探性的话让我很想笑,我也确实笑了起来,他在电话里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 男生都会这样……” 我当然不知道男生是不是都这样,不过我倒是知道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可以自己解决这种生理上的需要,想想自己确实没有做过,就半开玩笑地对他说:“ 那我就自己去解决了,小心以后不用你了!” 放下电话,我翻遍了家里几乎所有的抽屉,把一切棍状物品都看了一遍,可还是觉得将那些东西插进自己的身体里是一件非常恶心的事情,于是最后我决定用手。

  老实说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心里还是很忐忑的,而且有一种轻微的罪恶感,就如同我跟王彬上床一样,在学校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回到家面对老爸老妈就会有点儿内疚,好像小时候做错了事之后撒谎的那种感觉,些许不安,些许害怕。

  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脱下衣服躺在床上,把下身对着衣柜的镜子,我以前也曾用小镜子看过自己下面长的什么模样,那还是在第一次来月事之后的不久,

  之后就懒得再看了,想象不出来王彬为什么每次都很想看我那里长的什么样子,有什么好看的?

  可我还不知道做爱的时候下身会变成哪种状态,我把枕头挪到身后,这样我就可以挺起上半身,分开腿的时候我看到两片阴唇软趴趴地黏在一起,伸出手指把它们扯向两边看到里面粉色的肉和小洞,感觉脸上热乎乎的。

  其实我现在并没有太强烈的欲望,心理上更多的是觉得好玩,我用右手在阴部轻轻搓了两下,有些微微的痒痒,但当我把中指插入阴道之后,那种感觉反而消失了,虽然此刻已经有某种液体从我的身体里分泌出来。

  可能是力量不够?我快速抽插了两下,可惜完全体会不到做爱时的那种感觉,

  欲望反倒越来越清晰,必须承认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我怀疑倘若此刻面前有个男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让他进入我的身体,不管那个男人是谁。

  随着动作的加速,我的手腕开始发酸,下身依旧只有很少的酥麻感,而我已经累得懒得再弄,从阴道里抽出手指,看着上面透明的粘液,我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笨蛋。

  自慰失败,很好笑的说法,可我的确就是这样,也许这种方式并不适合我,我在床上横过身子,将枕头放回正常的位置,用腿夹着被子——这是我通常的睡觉方式,只不过今天没有像平时一样穿内裤而已。

  闭起眼睛,想想刚才自己的样子,我又笑了起来,然后我想到王彬,想到了我们每次在床上的样子,我搂着他的身体,抚摸着他并不宽阔的后背,或者抱着他的头亲吻。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夹紧双腿,轻轻动了动,棉布的被面蹭在阴部,一种粗糙的摩擦感,竟然出乎意料的舒服,虽然并不能完全消灭我的欲望,但至少比刚才用手指强得多了。

  我夹着被子在床上扭来扭去,享受着被子摩擦阴部带给我的轻微快感,然后,

  然后我居然不知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被子盖在身上,我侧过头就看到了老妈,心里马上“ 咯噔”

  了一下,正在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老妈已经先开口说道:“ 真不害臊,这么大个丫头睡觉也不穿衣服,不嫌害臊啊?” 我暗自长出了口气,还好还好,换上一副笑脸对老妈道:“ 天太热了,反正是在家里,有啥害臊的?” 看我没皮没脸的样子,老妈也笑了:“ 你大了,我也懒得管你,赶紧穿衣服,你爸等着咱们吃饭呢。” 我点头找衣服,只听老妈又问道:“ 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我赶忙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 没有没有,我要是有男朋友还能不跟您老人家汇报?”

  老妈看着我,神色变得有些严肃:“ 要是有了男朋友一定要先让妈妈看看,你还年轻,我不想自己的女儿被人骗了。” “ 放心吧老妈!” 我在老妈的脸上亲了一下,“ 要是有人追你女儿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死丫头!” 老妈亲昵地骂了我一句,又接着对我说,“ 交男朋友也没什么,不过你要爱惜自己,别轻易……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点点头,起身叠被子的时候忽然发现被子上有一块不大不小的水渍,那是我之前用腿夹着的地方,趁老妈没注意,连忙把那里折回来藏在下面,然后捂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脏跟老妈走出卧室。

  我不敢想象倘若老妈知道我已经跟男人上床过会是怎样一种情形,一顿暴打?

  还是别的什么?想不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挨过打了?

  在很多人眼里我一直是个乖女孩儿,听话,顺从,但我自己知道我心里究竟有多倔犟,以前因为这种性格吃了不少苦头,记得小时候犯了错老妈永远都会先问上一句“ 错没错?” ,我想如果我直接认错也许就能满足她的愿望了,不过我却从来没有认过错,从来都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接着必然就是一顿打,老妈打我的方式简单粗暴,裤子扒掉露出屁股趴在床边,再接着就是扫帚疙瘩雨点一样落下来,我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倔,每次都要被打到老爸实在看不下去过来拉开老妈还是死不认错,这种经历直到上了中学才结束,估计是女儿大了露个屁股实在有失体统,否则老妈很可能会一直打下去。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似乎变得乖了些,而老妈也打不动了。

  不过老妈想不到的是,我在习惯了她这种教育方式的同事也养成了一种怪癖,

  只要不是往死里揍,我有时还会怀念那种屁股被人敲打的感觉,只是我一直都没对人说过这件事,对王彬也没说过。

  第二天王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对他说起昨天自慰的事,他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在听到我说失败了之后就笑了起来,然后小声在电话里对我说:“ 你好淫荡。

  ” 我当时鼻子都气歪了:“ 还不是你让我做的?”“我没想你会来真的啊……” 王彬解释着。我哼了一声:“ 淫不淫荡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的错,

  你得负责。”“好好好!” 电话的那一头王彬忙不迭地回应道。

  女人和女孩的区别就在这里,换做以前,哪怕是一年之前,这种话我无论如何都是说不出口的,骂人的脏话也是一样,即使是再气急败坏的时候我最多也不过心里暗骂句“ 王八蛋” ,如此而已。

  四、走光

  大四开学之后我干脆搬到了王彬老乡的宿舍,只在中午和下午才会回到自己的宿舍,女人在热恋的时候一定是疯子,我并不例外。

  九月末的天气依旧炎热,这个没有课的下午尤其如此。

  二姐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时候我正坐在自己宿舍的床上,裸着上身,下身只穿了条丁字裤,捧着一本书。

  宿舍一共四个人,我是最小的,刚来的时候大家就排好了称呼,我当然是“小四儿”. “哇!好性感!” 二姐回头对身后的什么人道,“ 赶紧进来,看看咱们小四儿!” “ 又怎么了?” 腻腻的声音从二姐身后传进我的耳朵,是三姐的声音,

  她每次逛街累到不行的时候都会用这种声音说话。

  我果然没有猜错,三姐很快就提着一只鞋盒晃了进来,把盒子放在地上,看了看铺上的我,一脸坏笑冲过来在我胸上扭了一把:“ 穿成这样!当心被男人强奸!” “ 宿舍又没男人。” 我放下书拉着三姐的手,幽幽的道,“ 这里只有你们三个色女,如何慰藉小女子寂寞的心灵……” 说完我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 小四儿又发骚了?” 大姐的声音在门边响起。看到大姐回来,二姐回头道:

  “ 可不是,有了男人就变成这个样子,我们原来矜持的小四儿到哪儿去了?” 二姐这话说得倒是有根有据,认识王彬之前我连短裙都没穿过,最短的裙子也有快到脚踝那么长,这一年多她们亲眼看着我的穿着发生改变,从高领到吊带,从长裙到短裙,从平底到高跟,我不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这种改变还是因为王彬喜欢这样我才这么穿,反正光从穿衣服上我几乎像是变了一个人。

  “ 别闹了。” 大姐回到自己床上,“ 我得睡一会儿。” “ 懒猪!” 三姐也躺在床上,“ 就知道睡觉,赶紧给我们找个姐夫。” 她说完这句话居然比大姐睡得还快,大姐还在脱衣服,三姐那边就已经响起了轻微的鼻息声。

  她们两个睡下,二姐坐到桌边开始研究毕业的课题,我从床上爬起来,正打算洗个脸出去的时候,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 谁啊?” 我随口问了一句,走到门口拉开了门,然后我就不会动了。

  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手里拿着一摞书,目瞪口呆地盯着近乎全裸的我,眼珠子几乎掉在地上。

  现在想起来我似乎应该尖叫,可当时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直到那个男生转身飞速跑掉,我才回过神来傻乎乎又坐在床上。

  “ 谁啊?” 我听到背对着门的二姐嘟囔着,她转过头看着我,“ 怎么了?”

  “ 没……没啥。” 我木然拿起衣服套在头上。

  几天后,关于女生在宿舍不穿衣服被男生无意撞上的消息开始流传,班里另一个宿舍的女生在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反复告诫我“ 楼下的门卫靠不住自己要小心” ,我感激地听着她的建议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好在那个男生虽然把这件事说了出去但还没有指名道姓,要不然我可真的没法活了,这可能也算是我的幸运?

  再后来王彬也听说了这件事,当成笑话跟我讲,末了还说:“ 那个男生运气真好,我咋就碰不上呢?” 我对王彬说:“ 你就没想过你老婆就是被人看到的那个女生?” 没错,我们现在已经用老公老婆来互相称呼。

  “ 不会吧?” 王彬愣愣地看着我,“ 真的假的?” “ 假的!” 我笑着撒了谎,

  看到王彬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我想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的好。

  五、暴露

  我和王彬的“ 家” ,也就是他老乡的教工宿舍在那个楼的四层最东面,那个楼也只有四层,是一幢古旧的的筒子楼,所有宿舍都在阳面,阴面只有四间房子,

  两个水房两个厕所分开在两个楼梯的旁边,从我们的屋子到距离较近的水房中间隔着四个宿舍和对面的楼梯。

  王彬是个喜欢干净的男人,衣服洗得很勤,然而这就苦了我。在家的时候我除了内衣裤其他的衣服都是老妈来洗,可在学校里,尤其是我跟王彬同居之后,这些活计就都变成了我的事情。

  我不想干活,王彬也尽量不让我做什么,不过既然成了他的女人,我就觉得我必须照顾他,至少所谓的家务要我要分担一些,尤其是洗衣服,这让我感到自己长大了。

  十月初的一天晚上,我照例跟王彬在外面散步,王彬抱着我站在宿舍楼下的树下面,我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裙,这是我以前绝不可能在外面穿的衣服,直到整个校园都安静下来,他才揽着我的腰往回走,到了楼门口的时候,一个男人从我们旁边匆匆走过,我踏上楼梯的那一刻,看见那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个男人我不认识,但也并不陌生,我在这个楼看见过他几次,可能是因为从小受到的家庭影响,我对文质彬彬的男人总会多注意一点儿,那个男人就是这样,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架着一副无框架的眼睛,手里经常拿着一本或者几本书。

  回到宿舍,王彬洗了脸躺在床上,我看到地上的盆子里有几件他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我把自己的胸罩从裙子里扯出来,又脱掉内裤一同扔进盆里,正当我想去水房洗这些衣服的时候,王彬叫住了我:“ 老婆,明天再洗吧。” “ 没事,就几件,一会儿就好。” 我没理他,弯腰拿起洗衣盆。

  可能是我弯腰的幅度太大导致半个屁股露出来,王彬笑了起来:“ 大半夜的,

  你这么出去,当心遇到色狼!” 我回手拉了拉裙子:“ 这么晚水房哪有什么人,你先歇着,我马上就回来。” 我端着盆出了门来到水房,果然空无一人,把盆子放在水池里——这种老式的水房的龙头架在长方形的大水池中间,向两边各伸出四个龙头,把水池分成两半,可以供好几个人在两边一起洗衣服,人多的时候很是混乱,所以我总是很晚才来,因为不想跟别人挤在一起。

  拿起一件衣服,听见水房旁边的男厕所传来冲水的声音,然后水房对面的门被打开又关上,接着脚步声再次响起,一个男人端着一盆衣服走进水房,把盆子放在我对面。

  我偷眼看去,居然就是刚才在楼下的那个男人,他当然也看到了我,似乎愣了一下,在我低下头的时候,他快步走了出去。

  原来这个男人只是来泡衣服的,我看了看水池上的其他几个水盆笑了笑,经常有人把要洗的衣服泡在这里,有的甚至还会忘掉,我曾经发现过一个水盆连续放了几天,直到里面的衣裳发了臭之后才被人拿走,想来男人多是这样,干活的时候总是能拖就拖,王彬也说他以前常会把衣服泡上几天,等到没有衣服穿才会大洗特洗一次。

  然而我刚把肥皂打在胸罩上,那个男人又折了回来,这次他的手里拿了一块肥皂。

  我几乎可以马上确定这个男人此刻想的并不是洗衣服,透过我额头上垂下来的头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目光从眼睛上面透出来,盯着我吊带上面露出来的肌肤。

  我虽然不是个美女,但此刻穿得实在太少,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我没穿胸罩的乳房上凸出来乳头,我的乳房并不大,但是乳头一直很挺,而且总是不老实地突出着。

  按说我该走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不过我居然没有。

  作为女人,我一直都很喜欢被别人注视,虽然我知道有些人在看我的时候想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但能够吸引别人的目光至少说明我还有这个本钱,相比之下,我更受不了被人无视的感觉。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也会偶尔被男生盯着看,可那时我还是个处女,每次都只有脸红,尽管心里喜欢,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有任何表示的,否则就算老妈不知道,我也没法原谅自己。

  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男人之后再感受到那种目光,我甚至会故意挺胸抬头,

  我不清楚女人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但这是我的虚荣心。

  可是此刻我想的却不是这些,光着身子只穿着一件吊带裙站在一个陌生男人对面,这本该是件很羞耻的事情,但我现在只感到异常的刺激,尤其是想到自己的男人正躺在不远的房间里,一种明显的罪恶感马上涌上心头,但随之而来的则是那种做坏事时的激动和兴奋。

  我揉搓着手里的胸罩,故意低下头,尽管如此还是能够感受到对面灼热的目光,男人拿起一件衣裳胡乱的拨着水,随着水声某种液体从我的身体里涌出沿着大腿流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洗完衣服的,回到房间的时候,王彬正躺在床上,看我坐到床边,伸手撩起裙子在我的阴部摸了一把,嘿嘿笑着说:“ 怎么洗的?这里都湿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刚被人死死盯着看了半天,只说:“ 不小心弄上的,

  咋了?” 王彬用手指摩擦着我的阴唇:“ 不是又想到什么坏事了吧?你这个小淫妇!” “ 哼!” 我侧过身趴在他身上,把王彬的内裤拉到膝盖,捏起他的阴茎,“ 你就没有想坏事?” 王彬笑了起来,脱下自己的内裤,又把我的吊带从身上扯下来:“ 来,让我看看!” 我顺从地爬上床,跪在他的身上,把头朝向王彬脚的方向,两腿分开放在他脖子两边:“ 看,好好看看。” 说出这句话之后,我就用嘴含住了王彬的阴茎。

  老实说,我对口交既没有兴趣也没有心得,相比与勃起之后的阴茎,我更喜欢它软绵绵的时候,塞在嘴里,口感特别的好,一旦那东西涨大,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不过我还没有遇到它不变大的时候,含着不到一分钟,王彬的阴茎已经在我嘴里膨胀成一根庞然大物,我用舌头在他的龟头上轻轻舔舐着,间或用嘴唇来回套弄两下,这时王彬已经用手指分开了我的阴唇。

  我扭了扭屁股,配合着王彬的动作把下身分开得更大一些,然后一条软软的东西就触到了我的阴蒂上。

  那是王彬的舌头,我趴在王彬身上,把阴茎尽可能多地含在嘴里,停下动作专心感受着下身传来的感觉,那是一种麻酥酥的酸胀感,如果不是男人身体的阻隔,我很想把双腿绞紧在一起。

  王彬舔了一会儿,小声对我说:“ 老婆,你好骚。” 接着就把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本来想说话反驳他,可王彬的手指进入我的身体,我就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王彬的手指反复拨弄着我阴道里的嫩肉,强烈的刺激让我几乎想要咬断嘴里的那根阴茎,我吐出阴茎,喘息着对王彬说:“ 看够了没有?” 王彬没有回答我的问话,我却感到身体里似乎又涨满了一些,那是他的第二根手指,王彬用两根手指夹起我阴道壁的边缘,对我说:“ 小淫妇,要不要老公干你?” 我一骨碌身子从王彬身上跳下来,四仰八叉躺在旁边,用双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夸张地对他说:

  “ 快来干我,奸夫!” 王彬再次笑起来,爬到我身前,抓起我的两条腿,把粗大的阴茎狠狠插进我的身体里,一捅到底。

  我微微抬起屁股,配合着王彬的抽插,今天的淫液似乎特别多,王彬的阴茎在阴道里移动的时候我听到“ 呱唧”“呱唧” 的水声,他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快,我闭起眼睛开始发出“ 嗯嗯” 的呻吟。

  头昏脑涨,王彬的撞击让我身子一个劲地抽搐,阴道壁的连续收缩让我感到身体里的阴茎似乎越来越大,紧接着一股热忽忽的液体冲进了我的身体,我用力夹紧王彬,把他抱在怀里,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胸膛,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已不再重要,我要的只是王彬,只是他的那根给我带来快乐的阴茎。

  短暂的喘息之后,王彬在我耳边轻轻问道:“ 今天怎么这么好?高潮了?”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只听王彬又问我:“ 老婆,高潮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 这个……” 我很诧异于王彬的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窒息?痉挛?这都不是全部,我吻着王彬的侧脸,过了很久才对他说:“ 你知道憋尿的滋味吧?” 王彬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我咬了咬嘴唇:“ 就是憋了很久的尿之后忽然找到厕所,然后……哗的一下……就是这样……” “ 这样?” 王彬从我身上爬起来,瞪着眼睛看了看我的下身,又用手摸了摸我粘糊糊的阴部,自言自语般道,“ 别说,还真跟尿了一样。” “ 呸!” 我吐了他一口,伸手从床边拿过湿巾,擦拭着自己的下身。

  第二天早上起来,王彬一脸坏笑地对我说:“ 老婆,今天想不想玩个花样?

  ” “ 什么花样?你又想什么?” 我揉着眼睛。

  王彬看着我的阴毛:“ 我想让你不穿内裤出去……” “ 想都别想!”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行!” 王彬似乎有些失望:“ 那……” “ 这样吧,” 我从抽屉里抓了一条连裤袜,“ 我只穿裤袜出去,也算没穿内裤了,好不好?” 王彬皱着眉点了点头:“ 好吧,这也算满足我的心愿了。” “ 变态!” 我把连裤袜穿好,提了提裆,让接缝压紧下身,“ 对了,我今天没课,你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我忽然想起了昨晚在水房碰到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知道如果那个男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会是什么反应,或许我今晚还应该再洗两件衣服?

  想到这里,脸有些红,王彬可能以为这种穿着让我不好意思,开口安慰道:

  “ 没事,别人又看不到。” 我“ 嗯” 了一声,没再说话,感觉有些对不起王彬,但那种被窥视的刺激远远压住了我的内疚,我甚至很希望夜晚能够早些到来。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数:22703


>